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罪(魔王约×驱魔人卡)


    如同大军压境般的黑云滚滚而来,四处弥漫着腐烂的气息,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城门外的残肢断臂又孕育出其它生命,白色从里面蠕动出来,圆鼓鼓的身材像是随时要裂开。它们爬过的地方只剩下森森白骨,一片凄凉。

     少年戴着口罩缓步走了过去,那扇锈迹斑斑的铜门被鲜血浸染成深褐色,沉重而又压抑。

     他拿出一瓶血缓缓倒在门上,鲜红顺着诡异的纹路将尘封了千年的古堡打开。白色汇聚成一团冲向少年,却又在半途忽然停下,四处逃亡起来,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赶它们一样,顿时溃不成军。

    “在害怕吗?”少年透过口罩呢喃着,他将已经露出一条缝的门全然推开。

    燥热的空气携着莫名的腥臭扑面而来,不过片刻时间,那些遗留下来的白骨竟是都复苏了过来,他们像是虔诚的朝圣者,“咔哧咔哧”的晃动着残肢躯架向门里走去。


     站在门中间的少年是将他们分为了两支,没有任何意外,他尾随着这些“信者”来到了城中央。

     在少年抵达城中心的那块圆盘祭台时,他隔着布料的胸口陡然亮了起来,把台下跪着的白骨齐齐惊动,他们像是疯了一般扑向少年。

     “见鬼!偏偏这时候发光。”少年将塞在胸口的东西抽了出来,“神啊!請賜我斬斷一切的能離。”宛如装饰品的十字架在咒语中变成一把长剑。

    剑身掠过成群的白骨瞬时击散了他们,少年来不及休息,那些白骨便又重新组合起来。打完一波又一波,手开始发酸了,但他没有停下,白骨渐渐变成粉末,难以集聚。还好只是些没脑子的低级傀儡,并未使少年受伤。

    “终于完了。”圣判变回十字架状,可少年却没有将它塞回胸口而是紧紧握在手中,因为“门”已经打开了。

     圆盘中间露出一条通道,从底下吹出同样燥热的风,将原本就没有多少水汽的空气再次蒸干。

     少年顺着台阶一直往下,四周渐渐暗了下来,如同一块黑色幕布般将一切包裹,头顶的入口也成了这块幕布上唯一的缺口。这条路像是没有尽头,他取下别在腰间的玻璃球,用力一晃,瞬时光将黑暗驱散。

     楼梯边的墙壁上布满抓痕,泛着深褐色。就连每一节台阶上都有大片不属于它原本的色彩,偶尔还有干瘪的像是皮囊碎片的东西吸附在上面。

     “没有尽头吗?”少年随手捡起一块碎石向通道更深处丢去,却是久久没有回声。

      雾气带着热浪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玻璃球已经没有用了,白色迅速占领整个通道,浓郁的让少年喘不过气。

         “伊索,你回来了啊。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湿热的鼻息洒在少年脖颈间,让他忍不住抽出圣判向后劈去,即使他知道男人在喊的是自己。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