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荆棘双刀

11

正文

一个月后——

“艾玛小姐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克利切一脸兴奋,他有把握自己手里的东西一定会替他赢得艾玛的欢心。

  “抱歉,克利切先生。您可以先从我的花田里离开吗?小雏菊要被您踩完了。”艾玛对于克利切这些日子来的纠缠已经习惯了,还好有艾米丽可以陪她聊天。只不过这个天天都要来找她的男人,这次居然踩到了艾米丽送她的雏菊花,这让艾玛很不开心。她从花田里抬起头,看着克利切,眉宇间一片愠怒。


  克利切急急从花田里退了出来,但中途却又踩到了别的花。他挠挠头,对于自己刚刚的失误感到抱歉,并且不敢抬头看艾玛。


   气氛一瞬间尴尬了起来。


   “你们在做什么呢?” 玛格丽莎刚从比赛中回来就看到了花田内外的两人,不由发问。


  “啊,没什么,没什么。” 克利切摆了摆左手,将右手塞进了口袋,“我有事先走了,艾玛小姐。你们聊吧。”


   戒指被攥出了汗,它在克利切的手心留下一道道痕迹。


   今天,是克利切的生日。他本来想向艾玛在花田里来一次浪漫告白的,乘着这个好日子。为此,他还让瑟维和阿尤索他们准备的烟花,但一切都被这次的失误打断了。


  “要帮忙吗?”玛格丽莎拿起了摆在田边的小铲子,看到了被克利切摧残的花朵。


  艾玛手里还捧着喷壶,她不明白玛格丽莎为什么要帮她。


  “傻了?噢,如果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的话,其实是奈布的嘱咐的啦。虽然我们不熟,但奈布经常在游戏里帮助我,所以我就帮了你呗,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玛格丽莎好像有读心术一般,她将艾玛疑惑给解释了个透彻。


   “是奈布啊,我还以为……”艾玛欲言又止,低垂着眸子像是在懊恼着什么。


     “那个?你还好吗?”玛格丽莎以为是刚刚克利切对艾玛做什么,所以这个姑娘才会这样的忧郁。


   “没事的,我很好。”艾玛抬头看着她对面的女人微微一笑,“就麻烦你了,我负责浇水,你来松土吧。”


   “呃,没什么的。不过是小事罢了。”玛格丽莎将外衣脱下,顺手搭在了花田的长椅上,便挥起了铲子。艾玛则跟在她后面替花儿们浇着水。


    清晨空气永远都是那么的令人愉快。


【欺诈小剧场】

克利切回来后——

瑟维:早就说过你会失败了,你还不信。

克利切:你个老神棍!就是你咒的!

瑟维:自己技术不佳还怪我喽。

克利切: 哼!

瑟维:算了,祝你生日快乐吧。

(瑟维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

克利切:这个……

瑟维:是我之前送你的护身符。

克利切:你是怎么拿回来的?我不是送给奈布了吗?你揭穿了我?

(克利切很生气的样子,他指着瑟维)

瑟维:没有,我没有揭穿你。至于我是怎么拿回来的,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你要知道的只有以后不要再把它送给别人了,这东西只对你有用。

“嘭!”空中炸开烟花,将克利切接下来的言语全都盖过。

   

    夜空下,两个大叔的背影竟也显得美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