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天渐渐暗了下来,天边泼了墨搬的乌云侵袭而来,黑压压的一片像是恶鬼从地狱里倾巢而出。

  我呆呆的站在那儿仰头看着雨打了下来,砸在我的脸上,有些凉,又有些痛。

   鲜红随着雨水蔓延开来,它溅湿了我湖蓝色的裤脚。他微闭着双眸弯着嘴角和初见时一样,笑的很温柔。

  被丢弃在高台上的头颅啊!我不明白被万人唾弃的你是如何微笑的?这是我与他第二次相见,无法理解。


——————

“艾玛!要去看画展吗?今天下午那个被称为‘天才’的画家要在我们这举办他的画展呢!”特蕾西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有些激动。

   “嗯?今天下午我们不是约好了陪海伦娜去新校区的吗?”艾玛歪头,耳朵贴在屏幕上,用肩膀顶住手机,以防下滑。她用右手拉开了冰箱门,从中取出鲜牛奶,左手还端着刚放上三明治的白瓷盘。

   印花窗帘还是闭合着的,阳光只能通过缝隙挤进来,像是一两条白线摆在桌子上,有些暖。

  “别提了,那家伙已经和裘克学长去看舞台剧了。早上六点发的消息,让我们 不用去陪她了。”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有些吵,很明显特蕾西生气了。

  艾玛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白木桌上,只觉得有些好笑。

  “唰!”窗帘被拉开了,突然闯进来的光线射入了艾玛眼里,有些令人不适。

  “海伦娜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现在就是完全陷入爱河了。天天都在秀恩爱,这次和裘克学长回来估计又要塞我们一口狗粮。”艾玛漫不经心的将手机拿在手里,脖子有些酸了。

  “哼,我就是不开心嘛,明明约好的我们三个毕业前都不找男朋友的。结果那家伙居然背叛了组织,大二就找了男朋友。真是的,搞得现在我都快要被恋爱的酸腐味给熏死了。”

    “噗。”艾玛轻笑,调侃着,“说实话,该不会是我们的小特也想谈恋爱了吧。”

   “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有。回归正题,画展还去不去啊?”特蕾西有些激动。

   “去啊,你说几点吧。”

   “中午十二点我们科技城见。”

  “好”


   下午一点

    来看画展的人很多,艾玛和特蕾西被迫分开了,她们夹在人潮里,分别向前移动着。

 

  到了入口有一大半的人都被阻挡在了外面,因为看画展的人数是有规定的,嘈杂而又不满这是人群所表现出来的状态。

 

  艾玛先进去了,她并未找到特雷西。

  里面环境很好,白色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充满韵味的画作。圣母像是镶嵌在转角处那块墙面上的,画框边还签着画家的名字——Jack。

 

   画中的圣母神情很慈祥,她望着自己怀里的孩子,流露出不舍的情感。可,那是什么?凑近去看了那部画,她好像看到了一个隐藏的人,他的手还滴着血。艾玛惊恐向后退了一步,她揉了揉眼睛,再去看那副画时,却又是充满母爱的画。

  “小姐,你是对我的画有什么见解吗?”像是大提琴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全然倾泻在艾玛心间。

   “啊!”艾玛可没有心情去欣赏这声音,反而被吓到了。她抚住自己的心脏,转身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头皮发麻。


   “你没事吧?小姐。”职业性的微笑让男人看起来竟有些随和,像是羽毛落的心尖痒痒的,这让艾玛为刚刚的反应感到羞愧。

   午后阳光透过磨砂玻璃,从外面进来了一些。它们将男人映衬成金色,右眼的单边镜片更是染上了金黄,就像是漫画里常出现的执事角色。黑色礼服上用金线绣成的花纹作为装饰,修身长裤让他看起来有两米高。

  艾玛仰头看着男人,她已经迷了眼,心中有些小确幸,却不是与情爱有什么关系,只是单纯的欣赏“美人”。

  “那个,您好!我喜欢你,不是,我是说我欣赏你,也不是,我是说……我是您的粉丝!我很喜欢您的作品。”艾玛不知如何安放手脚,她语无伦次,双手比划着。

   “嗯,你还真是个可爱的小粉丝。”杰克微微勾起嘴角揉了揉艾玛亚麻色的短发。

  这让艾玛更不好意思了,她低下头不再言语,脸色微醺,朱玉般的耳垂却是泛红。



   “当!”市里那栋钟楼不适宜的敲向了两点半的钟声。

 

  杰克拿出一块老式金怀表看了一眼,“小朋友,你继续看吧,哥哥要去接受采访了。”


  小朋友?艾玛抬头,她有些不满,毕竟这位杰克先生也就比她大8岁而已。但杰克已经转身离开了,艾玛想要反驳也是无果。

     艾玛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梦,只有白色手套在她发顶留下的余温证明了这不是梦。

 

   后来,直到画展结束,艾玛都没有看到那个天才,她有些沮丧,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特雷西见到艾玛的第一句便是“你这是思春了?”

  艾玛想反驳,但那份感情好像真的变质了,她张张口,最终是未说出一句话。

 



——————————

   这四年来艾玛去了很多地方,都是杰克办画展的地点。她循着他的足迹,幻想着他们再次相遇的场景。或者是一次擦肩而过,又或是恰巧在一家店相遇等等。

   可艾玛从未想过,他们再次相遇竟是在这样一个雨天,没有初遇时的一丝温暖。



起风了, 很冷。但她却是副浑然不知的模样,可能是心冷过于体冷了吧。

  泪混着雨不停下落,她像是失去了信仰。一个是美名美誉的天才画家,一个是臭名昭著的开膛手,艾玛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但是事实永远都是不遂人愿的,又或说是残酷的。

  我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他只是一个杀人犯!可我……艾玛忽然大笑,那种嘲讽,那种痛苦的感情弥漫在这片雨中。

    她最后却是捂住脸蹲在雨中放声大哭,雨水淹没在这片广场,也渐渐淹没了艾玛的一切。


  雨越下越大,朦胧了这代表着正义的处决台。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