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猎情(小红帽和猎人)

祝各位单身节快乐!


——————————————————


  “据说山那边是个死亡之地呢!进去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的。”男孩站一片树荫下,向一群小孩子展示着他的知识渊博。



   “真的吗?可是昨天村长才从山脚救回来一个人呢!她说自己就是从山那边过来的。”排排坐中的小女孩突然站了起来,她指着那个比他们大的男孩子,“所以说库特,你是在骗人吧!我掌握的可是关于那座山的一手消息呢!”


  “就是就是。”


   “他就是在骗人呢。”


    “还有上次他说自己去了山顶,只不过没翻过去,也一定是骗人的。”


     底下的孩子们都讨论起来,他们在质疑着男孩的故事。讨论声越来越大,整个树荫都变得异常燥热。


    “我没有!你们不信就算了!哼,我走了。”库特脸色急的发红,他试图挽回自己在那些孩子心中的形象,但舆论的力量使他退缩了。






   透过层云阻碍,阳光终究是不负众望抵达了这片土地。


   你还好吗?特蕾西抱着样式老旧的箭筒靠在门边,眺望着远方那座山。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你还是没有出现。箭筒上有些生锈了,暗红色却带着血腥味,它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特蕾西。



     风还在吹,牵动了门前挂在树上的各色风铃齐响,“叮铃铃”的极其悦耳,但愁绪已经将门边少女的感情充满,她无法感受到这荡漾在风中音乐美。


   我该怎么办?特蕾西抱紧怀中的箭筒,手背青筋尽显。

   





    “不管怎样,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所以,快走吧!别再回来了!”戴着黑色兜帽男人将少女推出了风雪交加的暴虐。


  大红的帽子被风扯下,银白的发丝与这片雪色融合,少女倒在雪地里不知所措。


    此时她一身红衣像是染了血,成为这片天地间唯一的色彩。


   雪还在下坠,风依旧肆虐,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雪地里只留下一抹血红,但男人已经消失了。


   特蕾西凭着仅剩的力气站了起来,捡起了躺在纯白中的箭筒,只留下一块血迹将莹白斑驳。


    少女想要放声大哭,但她必须珍惜男人为她换来的生存机会。


   她踉踉跄跄的跑向山的那边,殊不知暴雪在她离开后尽然降下,掩埋了一切,雪色未变。


    少女如同锅炉房里运行的破旧风箱般喘息着,她快要没有力气了。


  山脚马上就要到了,再坚持一下。她不停地催眠着自己。


  视线渐渐模糊,已经不行了。意识开始涣散,可她手中的箭筒却是被牢牢禁锢。


   “pong!”少女终究是不堪重负,倒在山脚。





    “大姐姐,你还是进屋吧。起风了,你身体还没好,会着凉的。”原先反驳库特的女孩子拽了拽特蕾西的衣角,抬头看着她。


   “嗯,谢谢。”特蕾西不知道怎么和小孩交流,只能礼貌的回答着。


   屋子里开了暖气,但特蕾西仍是没有脱下那身红衣。


  女孩没有多言,因为她知道即使是她说了,特蕾西依旧不会脱下那件衣服。


    阳光渐渐收敛,暗色重新统治了这个山村。

 


    还要等多久。特蕾西像往常一样靠在门边眺望 她已经痊愈了,身上的伤口并未留疤。

    无尽的等待,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

   




     第三个月,你要骗我吗?特蕾西转身,她把箭筒背上,走出了村子,雪山不远了。


     从远处向特蕾西缓步而来的黑影吸引了她的目光,不可置信!特蕾西向前跑去,她紧抱着男人止不住哭泣。


  “找你了,我的小红帽。”男人回抱少女,他们是同样的欣喜,又是同样的心痛。


   “嗯,你找到我了。”特蕾西将泪水抹去,笑着。


     雪还在飘,覆盖了万物。


—————作者有话说—————

男人是机械师她儿子的皮肤“猎人”

  其实我想写的是:特蕾西一直等了下去,弓箭从未再次相遇。

    毕竟是光棍节吗!所以写了算是糖的文,安慰安慰单身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