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梦魇

   “咚咚咚咚。”心跳一次比一次剧烈。瞳孔开始渐渐的涣散,我知道我快要死了。 

  在这个地方,没有任何人知道,我即将死去。

  听说人死的时候,生前的经历都会像走马灯一样显示出来。可是我本来就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就连最后的回忆也没有了呢?突然感觉有些惋惜。

  光?开玩笑的吧,像这种黑暗的地方,怎么会有光?果然是错觉呢。呐,像这种无光之地还是永远黑暗的比较好。

  被血液浸透的滋味真是糟透了。我想如果我有力气的话,我一定会起来换一件衣服。我可不想就这么肮脏地死去。

  怎么办?现在的我连求救都做不到。 那个怪物还在我身边,脚步越来越近了。我该怎么办?谁来救救我,无论是谁也好。

  “找到你了,我亲爱的。” 恶魔在耳畔低语,像是诱惑。但对我来说就像是死神在向我问好。

  我不敢回头,温热的呼吸洒在颈上,酥酥麻麻的。

  我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死亡就是我最后的归宿。

  可那种不甘心的情绪却如燎原之火般吞噬着我,它侵蚀我的思想。

  从背后伸出来的双手像是藤蔓,将我勒的透不过气。我想要挣扎,但意识却在渐渐的消失,直到周围的一切都不再出现。

 

我是已经死了吗?伤口已经不会再痛了呢,突然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奈布哥,你还在睡觉呢!爸爸妈妈可是今天结婚呢!要迟到了!”艾玛推开门,看到居然还在床上睡觉的奈布干着急。

  奈布从梦魇中脱离了出来,满头大汗。

  “知道了,亲爱的妹妹,现在请你出去好不好?你亲爱的哥哥要换衣服了。”他调侃着。

    果然不出奈布所料,艾玛红着脸跑出了。

  “记得关门。”奈布还在后面喊,这让艾玛跑的更快了。

 

   一切准备就绪,奈布开着车和艾玛去了婚礼现场。很浪漫,一切都是纯白的。婚礼上的新人,更是将幸福的心情传达给了每个人。

  这婚礼的进行曲为两个破碎的家庭拉开了一个新的序幕。

                  

  艾玛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会喜欢上那个她名义上的哥哥,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但心里总会感到羞耻。而这感情的或许是第一次见面时奈布就有了吧。

  

   她曾想过去忽略这悸动的心跳,可已经交出去的心又怎能听从自己的安排呢?

  

   后来这份感情便成了她心中最美好的回忆,因为奈布还没有收到艾玛的告白就消失了,父母和周围有人好像都失忆了一样,他们居然忘了奈布的存在。艾玛不断向认识奈布的人求证,但得到的结果都是奈布这个根本就不存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艾玛站在天台向天空倾诉,这是奈布教她的方法。如果不开心的话,就到天台大喊,将自己的疑惑和不快全都说给天空听。

  得不到回答,等待让艾玛不停哭泣,她搂住双肩蹲靠在墙边颤抖着。

 

   晚上回家的时候艾玛被父母送去了医院,她并不想去,但来自父母的关心总是让她难以拒绝。

  

  最坏的结果来了,艾玛被诊断患有严重臆想症。而奈布这个所谓的哥哥自然就是艾玛自己想象出来的了,父母得到消息时都是异常担忧,他们接受了医生的建议,给艾玛做电疗。

 
   电流穿过身体的感觉让艾玛很痛苦,她尖叫着。



  突然艾玛醒了过来,她将额头上密集的汗珠全然抹去心中还是余悸未了,“真是个可怕的梦,可有时候我又希望你根本就不存在。”

  艾玛穿上了奈布初次见面送她的黑色大衣,因为奈布的忌日就是今天啊。和往常一样,艾玛折了一枝玫瑰,撑着黑伞去了墓地。

  渐渐下起了小雨,将艾玛的身影模糊。

 

————子虚有话说————

故事看不懂就算了

开始写的是奈布做的梦,

然后奈布的母亲和艾玛的父亲结婚了,

奈布死了,别问我怎么死的。(任性)

后来写的是艾玛的梦,

最后是艾玛去墓地看望奈布。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