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雪色

  北边吹来的风如大军压境般将南方最后一株稻草践踏,黑云翻涌连唯一可以被称为希望的光明也失去了踪迹。

    天地间是一片怒吼,盘卧着的山脉如同巨龙,随时将会腾空而起。它庞大的身躯像是要隔绝流动的大气,妄图禁锢这片土地似的。让进来的飓风全然找不到出路,消磨殆尽。

     而山脉的另一侧却是别样风光,由于地势的抬升 让从海里路过的“旅客们”不得不凝结,它们化作冰雪覆盖了一切,极目望去是一片纯白。

   “你回来了啊。” 像是老友间普通的问好,男人对着枝头那只快要融入万物的白鹰。他已经上了年纪,两鬓也染白了。

   苍老的声音引起了白鹰的注意,它飞到男人身边,落到了他伸出的臂膀上。

   雪下的有些大了,将男人的笑也渐渐掩埋。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但在这生命的尽头却是寻回了他此生珍宝。

  就这样倒下或许也不错,没有遗憾了。男人僵直着身体在这片雪原里,一身黑让他极其显目。


  “走吧!飞远点!不要再回来了!”男人将不再健壮的手臂伸展开来,对着已然盘旋在空中的白鹰大喊。

   脉搏快要被冻住了,他用仅剩的力气摘下了眼罩。

   白鹰从他的视线中慢慢消失,只留下一片雪色。

    初春,
    “嗯?这是?”黑袍男人弯下腰揭开了盖在篮子上的印花绒布,“靠!***什么情况?!”看到了篮子里居然是个孩子后,克拉克忍不住爆了粗口。

    溪水顺着石缝从没有尽头的高处缓缓流下,敲击两岸发出声声悦耳清脆。正值日暮,落日余晖斜入林间,留下金色斑驳。

   但孩子可不会欣赏这山中美景,他哇哇大哭着,吵得克拉克有种想要将他直接丢掉的冲动。

  猫头鹰从远处飞了过来,它很自然的落到了男人肩上。
     “焚羽?看来前面是有客人来了。”克拉克单手拎着篮子,看了一眼立于他肩的猫头鹰。
 
   男人向林子深处缓步前行,毕竟这还有个孩子。
   
    树影渐渐消散,夜幕降临。
   
     “克拉克你走的未免也太慢了些吧!天都黑了!”菲欧娜吐槽着来人。
 
     “菲欧娜,你实在是太心急了,都是活了上千年的人了,何必如此急躁。”
  
————子虚有话说————

随手写的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总之,看不懂的自己脑补

我懒得打字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