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末路

  伦敦的天气总是会让人感到抑郁。像往常一样,街道巷口依旧是被一层白雾给笼罩着。吸入肺部的氧气还带着些小颗粒,令人窒息。

  正道上还堵着昨天夜里的车,亮着的车灯晃得过往人群直直犯晕。雾气却因此染上了些色彩,朦胧着。

  玛尔塔在军区里,阳光充斥着这儿,将白色的迷茫全然打破。空气中还弥漫着硝烟味,不是很浓。

  一号线的飞机刚刚踏上了一轮征服蓝天的新工程,那是一架测试机。试飞员是比玛尔塔大两届的学长亨利,昨天他还和玛尔塔互相问好来着的。

飞机起飞时掀起了层层热浪,让地上仰望的人不经羡慕。机翼划过晴空,留下了一长串烟云。

  玛尔塔看着天上那个庞然大物,忍不住用手捂住心脏。耳边高分贝的空气摩擦音使她心跳加速,激动快要溢出来了。

  “嗡——”飞机已经结束试飞,一切性能良好。学长刚从机舱里出来,他显得很兴奋,脸都红了。拥抱将这种喜悦传给了每个人,玛尔塔也不例外。

  “我喜欢你。”亨利并没有直接和玛尔塔拥抱,反而是望着她,眼里是一片柔情,比刚才那副激动的样子多了一份期待与紧张。

  “在一起!在一起!”来观摩的应届生纷纷拍起手,里面还夹杂着口哨声。

  玛尔塔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她有些乱,为什么学长会向她告白。明明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如果是一见钟情的话那就太假了。

  亨利看着在微风中皱着眉久久没有回应的人儿,心里是一阵着急。

  “我喜欢上了一个傻姑娘,那是从去年第一场雪开始的,那时候她刚入校路过报名处时,我看到了她。并不是一见钟情。只是觉得一个女孩居然是单独来军校报到的,这很奇怪。她与我往年见到的学妹都不同。或许是缘分吧,自那时起我总会在校区的各个地方与她偶遇,只是她从未看到过我。每次遇见她,她都会在看课上留下的东西,那副认真的样子很可爱。或许是见到的次数多了,渐渐我发现自己开始不正常。每次她在我身旁路过时,我的心跳都会乱掉,就连朋友都看出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后来我不断向那个傻姑娘暗示,虽然这是她成功注意到了我,但却没什么反应。再过不久我就要毕业了,但感情上却还是没有任何波澜,所以我决定要在这次试飞后向那个我暗恋的姑娘告白。”亨利深吸一口气,“玛尔塔,我喜欢你,并非一见钟情,而是日久生情。我想和你在一起。”

  这段告白让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树梢枝叶的“哗哗”声还响着。

  玛尔塔被触动了她张张嘴,“我……”终究是不好意思的。

  亨利有些失望,他尴尬地笑了笑。众人也是一片急躁,他们还高喊“答应他”的口号。

  “散了啊,散了啊。一群小年轻聚在一起闹腾什么嘞?”为老大爷手里拿着一卷报纸,将人群驱散。只留下亨利和玛尔塔未走,风也停了。时间好像被停止了似的,很安静。

  玛尔塔将被吹乱的发挽到耳后,向亨利微微一笑,“我们交往吧。”

  “啊!”亨利一把将玛尔塔抱起,笑着大喊,“我喜欢你!玛尔塔·贝坦菲尔!”

  还未走远的人群一下子聚拢了起来,老大爷手里的报纸都被扯掉了。祝福声,欢呼声,成功将这片天地淹没。(特别是老大爷,他所说的话接被掩盖了。或许是人潮太过拥挤的结果,我们的老大爷被挤得伤了腰。作者表示,皮一下很开心。)

 

  三年后——

  距离马尔塔和亨利交往三年的纪念日快要到了。

  亨利已经成为一名正式的飞行员,玛尔塔则成为了他的专属信号员。

  “跳伞啊!跳伞啊!”指挥部的人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但时间不够了。亨利几乎是在飞机爆炸瞬间跳了伞,可爆炸所产生的威力终究是未放过他。

  马尔塔叫喊着冲向那片被火光烧得发烫的废墟,她看到了那个浑身是血,已经辨不出模样的人。没有微笑,没有拥抱,那个男人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

  “对不起,对不起。”玛尔塔很痛苦,她抱着男人,“亨利你看看我好吗?别不说话啊,我知道你一定能听见的,对不对?你醒过来好不好?对不起,是我没有发射信号枪,对不起,我……”马尔塔说不下去了,她捧起亨利的脸,与他额头相贴。

  玛尔塔忍不住嚎啕大哭,泪水像要将张沾满血污的脸冲刷干净似的,全然倾泻。

  “咳咳,咳咳……让我瞧……咳……瞧是哪个傻姑娘在哭。”男人哑着嗓子,不停咳嗽。

  “亨利……”玛尔塔唇翼微微颤抖。

  男人伸出手想拭去那些泪,但他毫无气力。

  “玛尔塔,麻烦……咳咳……最后麻烦你一次,答应我一件事。”血不自觉从嘴角流出,黑色也染成了红色。

  “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只不过不要死好不好,我不想再要一个人了,我……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啊……”玛尔塔止住了哭泣,但泪却依旧是下坠,她握住亨利伸出的手,语无伦次。

  “我爱你,对不起,不能陪你实现那个梦……”亨利停住了呼吸,没有说完的话也被死神全然带走。

  亨利紧握玛尔塔的手一下子放松,滑落。

 

  距离飞机失事已经过了三天,但经过这里的路依旧是被封的状态。堵了一夜的车辆不停地按着喇叭,他们早就不耐烦了。

  玛尔塔越来越憔悴,她拒绝与人交流。

  “玛尔塔你,哎。”来人欲言又止,他递给玛尔塔一封信,“这是他的遗书。”

  “遗书!?你说什么!”本沉浸在极度心痛中的玛尔塔,听到“遗书”两字,却是情绪失控。

  “哎,玛尔塔,我以为你明白的。只要是飞行员那都是会为自己备好遗书的,没有谁可以保证自己的每一次试飞都可以安然无恙。”男人抿抿唇,看了看玛尔塔。

    “节哀。”男人戴上兜帽走了,他知道玛尔塔需要独处。

 

  信被小心翼翼撕开,像是对待情人一样温柔。

                           致我亲爱的傻姑娘

亲爱的玛尔塔: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很遗憾没能和你一起实现那个梦想,不过我相信只要是玛尔塔·贝坦菲尔的话,应该是什么都可以做到的吧。

  傻姑娘,我想你一定在为我哭泣吧。别哭,我会心痛,答应我别再为我而落泪。

  (此处省略安慰性语言和主角爱情故事的回忆录。)

  最后,请允许我自私一回。亲爱的玛尔塔·贝坦菲尔小姐你愿意成为亨利的未婚妻吗?

                                               你的未婚夫:亨利

                                      ××××年××月××日

 

  “当!”是金属砸在地板上的声音,很清脆。

  玛尔塔将东西捡起,那是枚戒指,她把它戴在了食指上,“我愿意。玛尔塔·贝坦菲尔愿意成为亨利的未婚妻。”

  屋子里一直传来玛尔塔的呜咽声,她捂住脸,心像被掏空一般痛。

————

信有两面,一面玛尔塔已经阅过了,但另一面她却不敢再看下去。但她不知道那其实是另一封信,署名是欧利蒂丝庄园。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