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在人间(医生版)

  “艾米莉·黛尔恭喜你,今日过后你就要步入社会了,你将会创造出属于你的专属辉煌。” 老师的话依旧在艾米莉耳畔回响,她现在已经毕业了,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医者。

  圣心医院离教堂很近,这也方便了她每日去祷告。但现在因为资金周转不灵的问题医院已经开始裁员了,办公室里的人个个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做了什么违规的事被抓住。

  阳光自树杈倾泻洒在这通往教堂的小道,斑驳陆离,让人感到暖洋洋的。

  已经入秋了,路两旁落下了许多银杏叶,极目望去是一片金黄,很美。

  艾米莉换上了母亲给她寄来的毛衣踩着层层柔软向尽头走去,风吹叶落的“哗哗”声和脚步声完美融合。

  圆顶的白教堂沐浴在金色里,脚下的路也变得圣洁起来。艾米莉不由放慢步伐,享受着这少得的安宁。

  教堂里面是前来祷告的信徒,他们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来向神倾吐他们的苦难,妄图得到救赎。

  “哦,我亲爱的孩子有什么需要的吗?”教父双手合一。

  “我可以和您谈谈吗?我现在很纠结。”艾米莉也是双手合一,她向教父弯了弯腰。

  “当然可以,我亲爱的孩子。”黑衣教父手里还握着银质十字架,他将艾米莉带到了教堂中央,这里的人比较少。

  透过彩色玻璃打下来的光让人有些迷离,宣传着“人死后凡行善升天,作恶入地的因果报应”的壁画更是让外面的信徒们疯狂。

  艾米莉看着中央耶稣受难的雕塑开始祷告与忏悔,她向教父倾诉着这些天来自己的苦恼。

  “我的父亲重病了,而作为女儿我确是一点都不合格,一直到今天我还是没凑齐父亲的手术费。我该怎么办?”艾米莉说着便不自觉捂住了脸,她在哭泣。

  “我亲爱的孩子你向上帝虔诚的祷告,必会得到祝福的。祝愿你的父亲可以早日康复。”教父在安慰着艾米莉时还不忘宣传上帝。

  艾米莉在教堂待了一会儿便回去了,还是那条路,一个人的路。




  起风了,艾米莉拢了拢大衣,高领毛衣护住了她的脖子,让她不至于太冷。

  叶子不再是片片随风飘荡,而是被全然从树枝上揪了下来。

  阳光也不知去了哪儿?远处被墨浸染的浓重渐渐逼近,艾米莉小跑起来,她可没有带伞。

  “淅淅沥沥”是雨落下来了。

  艾米莉将大衣脱下来,双手一撑,她可不想母亲寄来的毛衣湿掉。

  迎着风跑终究是太冷了,寒气刺入了艾米莉的身体,让她忍不住颤抖。

  “哒哒哒。”靴子凳在地面上将沾了水的金色溅起,袜子有些湿了,艾米莉感到很糟糕。

  回到医院后,艾米莉打算去宿舍洗了个热水澡。

  “咚咚咚”,雨已经开始坠下来了,砸在移动的黑伞上,一片密密麻麻的黑色压抑着过往人们的神经。

  虽说是单人宿舍,但的环境并不是很好。艾米莉没有找到热水,只能草草换了件衣服。

  母亲寄了封信给她,刚刚才被送到她手上。艾米莉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把信纸取了出来。

  因为雨下的实在是太大了,整个医院都停电了。艾米莉从柜子里翻出了备用蜡烛,是红色的。

焰火照亮了这黑漆漆的角落,摇曳着的光给予了艾米莉一丝温暖。

  信上是父亲快要不行了的消息。艾米莉瘫坐在地,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难道只有那条路了吗?

  雨还在下,今夜怕是不会停了。




一个月后———

  艾米莉早就辞去了医院的职务,她用之前的积蓄开了家小诊所,专门接别人不敢做的黑心买卖。

  她知道这样做是有违医德的,她对不起自己的老师。可这是赚钱最快的途径,她已经走投无路了。

  父亲的病并没有母亲信里说的那么严重,不过是家乡那些黑心医者的骗局罢了。

  艾米莉把这一个月赚来的钱寄给了父母,但那些贪婪的家伙并不满足,他们像水蛭一样妄图榨干患者最后的钱财。

  父亲的病久久没有治愈,而花出去的钱却越来越多。这让艾米莉产生了怀疑,她关闭了诊所连夜乘火车赶回了家。

  家里没有人,平时最喜欢和她父母吵架的邻居看到她表示很诧异,还让她去教堂看看。


  黑色!黑色!黑色!亲戚朋友们全穿上了黑色。这让艾米莉感到了害怕,她站在教堂门口不敢进去。

  里面传来了神父的祷告声,圣经也从众人口中倾泻。艾米莉忍不住了,她冲了进去。父亲的棺材边放满了花束,很安详。

  艾米莉捂住嘴,她不想打扰到父亲。教堂里安静了下来,一切都让艾米莉感到痛苦。

  母亲看到了艾米莉,她安抚着自己的女儿。葬礼还是要进行下去的,来到墓地时,艾米莉才稍微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她换上了一件纯黑的裙子,为亲爱的父亲献上了最后一朵花。

  又下雨了,这次只是小雨在空中飘荡,但对艾米莉来说却像是砸在了她的心上,隐隐作痛。

  她和母亲住了一段时间便走了,她知道自己不能留下了。之前开诊所做的违法之事已经暴露了,她不可以连累自己的母亲。

  走之前她还留下了一笔钱,那足够给她的母亲养老。

 

三天后———

  艾米莉从邮箱里抽出了一封属名为欧利蒂斯庄园的信,拉着行李箱在一片烟雨中渐渐消失。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