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荆棘双刀

8
正文

  早晨9:00

  求生者准备大厅

  “奈布哥,我紧张。”小特扯着奈布的衣摆,显得很不安。她在害怕,毕竟艾利斯不在她身边。奈布摸了摸小特的头,安慰了几句。
 

  艾米莉也加入了他们的话题,安慰着这个手心已经开始发汗的少女。

  幸运儿莫名感觉奈布的回应很刺眼,虽然他也理解特蕾西的紧张。压抑着整个大厅的气氛在杰克的拜访来临之际变得死寂。

  玫瑰花瓣飘落在奈布桌前,又接着飘出了大厅。

  伦敦小夜曲让特蕾西忍不住发抖,这是她第一次遇上杰克,再加上奈布之前在他身上吃的亏,让特蕾西又加了一层胆怯。

  奈布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大的感触,因为这个庄园对于他来说一切皆为陌生,即使是这个致使自己重伤的怪物。

游戏开始 ——

  传送时总会使人类眩晕,就像在一个黑匣子里被运输,氧气稀缺。

  “叮,欢迎来到圣心医院!”游戏提示音让奈布清醒。

  极目远望是一片荒芜,就连身体也被禁锢,动弹不得。

  奈布没有轻举妄动,很快眼前出现了玛尔塔之前所描述的各种建筑物和树木,他凭着记忆里被强记的地图找到了第一台电机。

  小房子里渐渐发出“嘀嘀嘀……”的声响,这让奈布感到了一阵阵恶心,放慢破译速度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

  “监管者在我旁边。”艾米莉通过对讲机将信息传达给了每个人。
 

  奈布有些担心,毕竟艾米莉是自己名义上的女友来着的,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主治医师,他可不希望艾米莉出事。

  “Boom!”电流穿过身体的感觉迫使小特停下了破译,她在害怕,因为艾米莉就在她不远处。

  放在胸口的警示器陡然亮了起来,红光大作。她在医院一楼踉踉跄跄跑上了二楼,蹲在一处杂物堆弃物里屏住呼吸,这样狭窄的角落,确实是让那个怪物暂时没有找到小特。

  “滴滴答答”是白色液体从怪物手上流下来了,渐渐蔓延在地板上,妄图绘成一幅地图。

  透过屏风,小特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时间伴着液体坠落的声音在流逝,“哒哒哒”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楼下的机子还响着,配上小特心跳的节奏倒像是一段诡异乐曲在被演奏。







  “啊!居然真的是信号枪,太好了!这下可有保护前辈的资本了。”幸运儿握住手中的枪自信满满。

  他朝着小房子边上废墟里的电机跑去,“破译”是他的目标。虽然有了枪作为保底,但破译才是这场游戏最核心的部分。

“当!”是有人受伤的提示音,奈布一下子警觉了起来。是那个赛前的女孩子受伤了,浮屏给予奈布提示,几乎在一瞬间艾米丽已经修好了一台机。

  还有十秒。奈布预算,他希望那个少女能稍微撑一下,毕竟他现在不知道那个少女的位置,也是无能为力。

   特蕾西受伤后便从楼里的缺口跳了下去,因为游戏中这种普通的跳落是有保障的,但胆怯让她乱了阵脚。

  怪物也从楼里跳了下来,特蕾西不由自主放下板子,一鼓作气跑向前方,她不敢回头看。兴许是板子暂时阻碍了怪物的行动,心跳声渐渐平复。

   特蕾西找了一个板区,召唤出了小机器人为自己治疗。

  奈布和幸运儿也在这段时间里破译完了两台机,他们很有默契的一起奔向大楼。



  “当!”特蕾西倒地了,她实在是太紧张了,以至于在怪物来的时候翻错了板。

   很快,特蕾西被放上了椅子,挣扎是必不可少的,但并没有什么用。

   奈布想去救援,但已经和他碰面的幸运儿却拦下了他。幸运儿亮出手里的枪,并且让奈布继续破译一楼特雷西已破译了1/3的机子,他有把握就下的特蕾西。

  奈布也应下了,毕竟这游戏他也算是带伤参加,如果贸然救人的话,必定会拖慢他们的节奏。


   “当!”传送而来的杰克将艾米丽击倒下,是厄运震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