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荆棘双刀

5

正文

7月14日                  星期一                 天气:晴

  我叫奈布·萨贝达,是一名雇佣兵,来自廓尔喀。是应邀来到这所庄园的,今年21岁了,未婚。但有一个女朋友,但据我那位护士装的医生女友来说我和她的关系只是我答应她假扮的。

  我来到这所庄园已经有半个月了,这些日子里战绩也总是最佳演绎,但这一切终结于监管者杰克之手。


  好吧,对于以上都是那些自称是我伙伴的人告诉我的,他们说我这次失忆和杰克有着莫大的关系。


  来到这个庄园是要参加游戏的。关于这个游戏的常识与规则那些,那位叫艾玛的少女都很热心的向我解释了一番。


  首先,游戏分为俩个阵营;监管者和求生者。监管者负责抓住求生者送他们上椅子,求生者需要破译五台密码机才可以打开大门逃生。



  监管者和求生者的宿舍是分开的,求生者可以潜入监管者的住所对他们进行刺杀,却不能携带武器,而监管者是不可到达求生者住所的,除非受到邀请。

  艾玛还说庄园其实也有一些秘密,只有很少的一批人知道。她很想告诉我,但总是支支吾吾的。
 

   后来克利切来探望我,艾玛就杵着拐杖匆匆走了。

   克利切对于自己帮我换绷带时的大意导致我高烧一事,表示了歉意,他送给我护身符说是他在神哪里求来的,可以保护我。并希望我原谅他,而且艾米丽已经狠狠地批评过他了。我对此倒是没什么大的感触,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之处,便原谅了他。






三个星期后,我将被传送到随机的地图进行游戏,希望我的伤能够早一点好起来。我可不希望自己在牵制监管者时旧伤复发,给队友增加负担。





“奈布,快走!”这一声呼喊让奈布不得不捂住已经开始出现幻觉的大脑,“啪嗒”是笔记本落地了,笔也不知道滚哪儿去了。

  脑海里却依旧回响着男人的声音,迷迷糊糊中奈布好像看到了一个男人在向自己伸出手,他想拉住奈布。

  休养,对于奈布来说是很重要的,这三个星期犹为宝贵。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