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佣吹
太太们都是珍宝
激推江聆太太、青绯太太、秦街太太
其实不嗑cp
东西只是随便写写
写的都是自己周围人喜欢的

荆棘双刀

4

正文

7月13日                 星期日              天气:晴转小雨

  午后下了一场小雨,这让艾玛前些日子种下的山菊花饮足了水。傍晚时,我依稀看到了层层绿影。

  奈布今天恢复也很好,一切都在正轨上行驶着。他现在除了忘了一些事之外,其他地方倒也正常。这也方便了我与他假扮情侣的事,但总要找个机会把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找个时间说清楚,不然这戏倒也是无法继续下去。
   

   现在我必须要有个男朋友,而奈布与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奈布也的确是个值得共度余生的人,但这只是个交易。



  克利切又在纠缠艾玛了。路过花园时我听见了他与艾玛的争吵声,迫于自己受过的教育,我并未进去。

  花园的玻璃罩似乎太厚了,只有隐约传出争执声,持续了一会儿。克利切便从里面大步冲了出来,脸上一片阴暗,他的背景倒是和之前的和善大有出入。

  直到他消失在转角处,我才从柱子后面移出来。

  少女的抽泣声断断续续打在我的耳鼓膜我知道该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她见到我时便哭的更大声了些,当然这是克利切已经走远了。

  艾玛抱住了我,她向我倾诉着这些天克利切过分的行为。

  我不停安抚折艾玛,毕竟她是我入庄园以来的第一位病人,秉着医生的职责,我也会治好她。

  经过一番哭诉后,她的情绪也得到了平复,但我终究是未问出她与克利切究竟发生了什么。





  “艾米莉!奈布发烧了!”艾玛从客厅冲向106室。

  艾米莉草草将日记塞入了抽屉,便带着听诊器被艾玛拉到了奈布的506室。

  房间里挤满了人,就连早上和艾玛大吵了一架的克利切也来了。

  嘈杂声一片,艾米莉忍无可忍,将房间“清理”了个干净。留下了玛尔塔和特蕾西做助手,艾玛也是想留下的,但她跑得太急扭到了脚。

  特蕾西给艾米莉不停的擦汗,奈布的伤口感染了,需要拆线清理。玛尔塔则递着需要用到的物品。血浸透了绷带,还带着些许黄色和腥臭味。

  看来三个星期内恢复是不可能的了,艾米莉很想质问昨天是谁给奈布换的绷带,但现在不行。她接着玛尔塔递过来的东西,眼也不眨便处理起了伤口。

  感染带来的高烧让奈布陷入了黑暗,他嘴里一直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但艾米莉根本听不清,也难以辨认。

  后半夜,艾米莉一直守着,好在奈布退了烧,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