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黎

星空

2
正文

   第二天8:50  a.m

“奈布,我们已经找了一天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遗迹。回去吧,要累死老子了。” 库特穿着防护衣在一处崖壁间抱怨道。


  由于这是处断层,而奈布和库特的目的地又是这断层间的涯洞,所以无法利用飞船到达,只能靠人力到达。



  奈布踩着崖壁间突出的部分向上攀登着,他没有接库特的话。他感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不正常了,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总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牵引着他,很熟悉,也无法抗拒。



  崖壁间也会有些突出的小树枝,枝干粗糙,干裂的树皮像是被火蒸干了水分。树叶也没有里科斯塔星的显得翠绿,反倒是像被熏黑了一般,墨绿色的叶脉像是被扼住命脉之人暴起的青筋,错综复杂。


  “奈布·萨贝达!你在听我说话吗?都找了一天了,还是什么都没找到。光靠你的直觉我们还要爬多久?”库特因为一天的闲逛,却没有收获到任何东西而感到了不满。





  “到了。”奈布站在一处有这歪脖子树的崖壁间,手抓着一块似是刻意打造出来的石块笑到。

  答案快到揭晓了!





  奈布毫不犹豫的按下了石块,他知道这就是他梦里出现的线索。

  陡然间碎石下滚,涯洞开始渐渐的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天呐!”库特发出惊叹。




  墨绿的液体里泡着一些早已辨别不出的东西,似是残骸,被困在偌大的玻璃罩里。


  洞里还保留着许多老古董,青铜筑成的炉子给人一种还冒着缕缕青烟,四角红木的桌子好似比自己碎掉的那一张更加有历史的味道,倒扣的茶具印着复古的花纹,美不胜收的屏风上是一幅泼墨山水画,此外的一切更是让人惊叹。



   闪烁着荧光的屏幕是连接着诡异的液体,透明玻璃里的液体好像要涌出来。



  一边是纯古风的时代,另一边是纯科技的时代。




  很难想象在过去那个时代是怎么让电力保持到现在还没耗完的,又是如何让这个地方安然无恙的保持原貌 到现在的,毕竟这外面的世界已经经历了无数次战火的洗礼了,变异种也是遍地跑。




  更宁人不可思议的是这里居然没有灰尘,难道这除了我和奈布还有别人。库特细思极恐,他看着眼前所呈现的场景,摩擦着自己的下巴不由出神。


  奈布收起军刀,渐渐走近屏幕,他敲击着一尘不染的键盘,输入着库特看不懂的数据,一些奇艺的东西开始出现。



  “我擦!奈布·萨贝达!你在搞什么!别乱动这里的东西啊!”库特急急跑过去,一把抓住了奈布已经快的要消失在键盘上的手,阻止了他的行动。




  “放开,这里我来过。不用担心。”奈布挣脱了库特的钳制,试图继续输入那些不知名的数据。




  是的,奈布确实来过这里,梦中的自己在这个地方已经破解了使自己困惑了多年的谜了。但这梦又怎么会100‰的记住呢?所以他来这里便是求个谜底。




  “开什么玩笑!?你来过?这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库特摆摆手,满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奈布定定的看着库特,空气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抱歉。”忽然响起的声音与库特已然倒地的声响完美交叠。

  奈布知道也许他要打开的东西并不美好,所以他不能将库特牵扯进来。他将停在对面崖壁间突出的平台上的飞船弄了过来,在把库特送上飞船开启自由驾驶模式后,还给他塞了几样这里的古物。




  在确认库特已经安全离开后,奈布输入了剩下的数据,可是貌似并没有什么寻常的事发生。



  “呵,我居然会相信自己做的梦是真的,真是可笑啊!”奈布开始怀疑自己了,他靠在玻璃罩上,手指按着自己的额头。



  “滴!滴!滴!”屏幕陡然发出强光,奈布不得用手遮住双眼,以免这光灼伤他的眼镜。



  “系统开始运转,请各级人员警惕。”通过屏幕传来的讯息让奈布想去了解。

  洞口开始被封闭,奈布没有时间去管它。他强行睁开双眼,却不曾想在翻山越岭后都未感觉到疲乏的自己,竟会被这光晃晕了过去。







  恍然间他好像看到捧着鲜花的少女向他急急跑来,少女深情慌张,那张脸奈布好像在哪见过,但是来不及他细想,一片一片空白便充斥了他的大脑。
 
 

 
 
  

占tag,希望大家都看看。

第五人格无官方cp
第五人格无官方cp
第五人格无官方cp
重要的事说三遍!

谁要再被我遇到说杰园、杰佣、杰医、医园、佣园……官方cp的!

呵!不和你怼,佛系。我淡定的一批!

一刀斩警告!
兵长削你后颈!
别ky!别骂小学生!
淡定!圈地自萌,懂!
作业少是不是,什么鬼!
个个cp都有些不理智的人!
不要理他们,博热度的!
ky要当没看见,知否!
不然评论区是战场!
吃个粮都被恶心!
官方真没有CP!

这些话我早就想说了。
淡定!遇到ky别气,我们要无视。
如果你有能力怼的他没话说,请私聊。
我杰佣的,其他cp的别怼我,可否?
自认为这段话没有问题。

星空

1
正文

  “萨贝达,你又接了什么任务?” 库特左手翻着他的书一一核对着上次探险所得的东西,右手拿着一张照片。

  “嗯,也没什么。就是之前第二世界里不是疯传那个里奥的军工厂倒闭了吗,里奥和他的独生女也不见了吗,有人让雇佣我去找他们。你手上的照片就是那个独生女艾玛·伍兹的照片了。” 奈布仔细的坐在地上擦拭着他的军刀,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周围胡乱的摆放着库特的“战利品”。


  “嗯?连像样的线索都没有你就接了这个任务,就凭这张照片你就可以找到他们吗?难不成我们要去发布寻人启事吗?” 库特把手中的书“啪”的一声拍在了红木制得的桌子上,随后抖了抖少女的照片,不满的气息透过他这几天才网购的迷航套装散发出来,弥漫着整个驾驶仓。


   奈布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停止了擦刀的动作,抬头看了看库特刚从第二世界高价拍回来的红木桌,又低下了头继续擦他的刀。

  得不到回答的库特敲了敲桌子,试图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


  “嘭” 的一声红木桌顷刻而散,碎掉的细小木屑随着气流迸溅到了四周,周围尴尬的气氛被顺势打破。


   库特似是呆愣了一会儿,突然他抱住了还未完全碎掉的桌面痛哭出声,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啊!我的桌子啊!这可是我花高价才从杰克那个家伙的手里抢来的啊!”


  深知库特底细的奈布擦完了刀,便将其收回了依旧散发着寒光刀鞘, 缓缓起身,撇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库特,摆了摆手转身就走。



  库特见奈布走了,知道奈布不会再上当了便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裤子。


  “我先睡一觉,今天晚上我会来值班。”从出仓口传来了奈布的声音。





  晚上10:00

   奈布和库特交接了班次, 坐在驾驶舱的奈布将飞船调换成了自由驾驶模式。



  其实在这无尽的宇宙中早已没有黑夜和白天之分了,只是人们再怎样进化,有些生理上的习性是不会变化的。



  一片黑暗,这里是黑色星系地带,但照明的天体总是有几颗的。零零散散的洒落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像是好心人为迷途的旅者而点上的引路灯。虽然少,却给别人带来了希望。


  奈布抚着从不离身的军刀,微微抬头 ,静静地眺望着远方那几颗闪着微弱光芒的天体。他知道他母星——地球就在那一片微光中,那里生活着许多变异的生物。

  奈布有时候会不经意的想地球上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想去一会他的母星,他也知道他必须去一会。那个梦出现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高了,随着他不断的靠近地球后,那个梦中的女人给的线索也越来越多。奈布必须要弄明白那个女人的目的是什么,因为这个梦已经伴随了他十年了。


  飞船渐渐驶过黑色星系地带,朝着那仅剩的光明前行。
  快了,据之前从“蜘蛛”得到那里得到的消息来看,艾玛·伍兹那个小姑娘貌似最后一次出现也是在地球附近。奈布静静地出着神。


  时间随着空间的穿梭不断流逝。







  早上5:00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登陆了。奈布按耐住了难以抑郁的心情,他站在舱门前却迟迟没有打开门。


  “不是说来地球探险的吗?磨磨蹭蹭的你还走不走啊。”库特看着一直站在原地的奈布催促到,说着便打开了舱门。



  随着舱门的缓缓上升,带着白雾的气浪翻涌了起来。


  极目望去,是一片苍绿。 高大的树木遍地成荫,奇花异草更是挤满了这儿的每一片土地。


  奈布看着这个已经不再被现在的人们所知晓具体位置的母星,他第一次感到了心跳的异常,像是雏鸟归巢的喜悦。



   不对劲,凭着随库特多年以来的冒险经历来看。地球实在是太安静了,难道……“小心”奈布忽然将跃跃欲试的库特从舱门边拉了进来,迅速的关闭了舱门。


  巨大的花骨朵自地底攀起,玫红色的花瓣层层叠叠,宛如恶狼般的锯齿攀附在其上。花蕊也变得不正常了,如同章鱼的触手流下黏着的液体。虽然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但是仔细闻,你就会察觉到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血的腥味儿。




  透过防护玻璃看到这一切的库特咽了咽口水 ,他整个人都都变得僵硬起来,嘴角微微颤抖,“那……那是什么?变异种吗?”



  “应该是变异种,不过你不觉得这和我们上一次去的克达尔星里的食人玫瑰很像吗?虽然不是同一个品种,但都是由花科变异而成的。” 奈布盯着外边的巨花。


   巨型的花朵因没有捕获到自己的猎物而愤怒着,它的花蕊开始伸长向四周疯狂的掠夺,黏液也洒的四处都是。“滋滋”地上的植被正在渐渐的被侵蚀,留下一滩滩绿色的浑水。



  那些原本隐在暗处的生物倾巢而出,个个都是变异种。虽然已经无法确定是什么变异而来的,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巨花吞噬了大部分的生物,还有一些侥幸逃跑了,场面一片混乱。


  飞船里的库特已经突然激动起来,他直指玻璃外的巨花道,“如果我们能把这朵花带回去看门,不就不用担心有人抢我们的东西了吗?”




  奈布对于好友的时不时脱线已经习以为常,毕竟这种事他确实可以干的出来。但是奈布并没有同意,他没有理会库特直接驾驶着飞船起飞。
  

 
 
 
  
 

   

0

不知名的背景
我只是个文笔渣渣
前言

  经过上万年的演变,21世纪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科技的飞速发展和人类的不断进化。但由于人类的污染,那个不堪重负的地球也早已在3000年前被人们抛弃。自然之力是不可估量的,地球开始报复人类了……

  进化带来的偏差使能称为人的生物越来越少,地球上人类遗留的种种烙印也在这时发生了异变,整个地球开始“进化”了……

星历268年——

    里科斯塔星是2000年前人类在宇宙中无限漂泊时无意中发现的一颗类地星球,完全没有被开发的资源充沛的令人们失去了本该有的理智。或许是因为这里的景观只在老一辈口中出现的缘故吧,又一轮污染开始了。

    奈布·萨贝达是个自由佣兵,在星际中一直漂泊和他的好友冒险家一起边接雇佣任务,边冒险。在这个在现代人看来可以说是离奇的世界却是那些天生傲骨、酷爱冒险、又有责任感的人的天堂了。

——

后面还会有更多角色出场